rss 推荐阅读 wap

泗县信息港,泗县论坛,泗县房产网,泗县人生活网,泗县综合门户网站!

热门关键词:  as  xxx  自驾游  云南  卡瘦
首页 新闻聚焦 城市报道 理财投资 休闲娱乐 行业热点 购物消费 旅游资讯 科技创新 商务营销 微商创业

美女微商为客人建淫秽视频群 当天建当天解散

发布时间:2018-09-13 04:48:48 已有: 人阅读

  美女微商为拉客源销售商品,在近一年多的时间里,组建了多个微信群播放淫秽视频。为了逃避打击,这名美女每天播放完淫秽视频后都会把群解散,并亲自挑选次日进群的目标。

  随着对这名美女微商审讯的深入,一个分散在全国、组织严密的网络传播淫秽物品的团伙浮出了水面,直到此时办案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美女微商还只是冰山一角。

  经过近两个月的缜密侦查,2018年1月31日,警方分别在浙江、湖南、四川等地同时展开抓捕,该团伙近二十名骨干悉数落网。自此,这起被警方定为跨年第一案的网络传播淫秽物品案件全案告破。

  这里所说的“福利”可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各种礼品或金钱,在网络上“福利”一词还有一个特殊并隐晦的含义:代指各种淫秽的视频或图片。

  2017年12月5日,有网友向看法新闻爆料称,有人建立微信群播放淫秽视频,且不收取任何费用。

  记者刚一入群就注意到一个叫“发片手”的人发出的一条“群公告”:@所有人,本群男士免费福利片群。进群拉10人以上以防被踢,不拉女人和微商。群里禁止冒泡说线准时发片,不喜自退!

  在这条群公告的作用下,200多人的微信群里无人发言,有的只是不停的新人入群提示。从这些提示可以看出,所有进入群里的人都正在努力的向群里拉人,不到一小时,该微信群的人数就已经超过300人。

  晚上9点25分,已经安静了一天的微信群突然有了动静, “发片手”再次发布了群公告:@所有人,准备发片了,大家保持安静,不然会很卡。没加群主的加一下,群成员里第二位美女就是群主!可以进更多福利群,全免费!加不上就晚点再通过。视频卡收藏看,或晚点下载。

  提醒完之后,一段段淫秽视频就出现在了微信群里,由于都是上传视频,所以每段视频之间都要间隔几分钟,在间隔期间整个微信群里充斥着群友们各种不堪入目的发言。

  就在所有人评论着视频的时候,“发片手”再一次更新了群公告:@所有人,今天的福利已经发完!这个群马上解散,换新群。加群主可以免费进新群!第二天又开新群!全部免费,(如果)要钱你打我!

  接下来的几天里,每天都会有新的“怡红院AV纯视频”组建,群里的成员少的时候会有160多人,多的时候会超过300人。

  进入九儿的微信朋友圈,里面充斥着性保健品的广告。原来,九儿销售着一款境外的性保健品,她每天在朋友圈里发布的就是各种充满挑逗和刺激性的广告,再或者就是发布一些图片,并附有“XXX处的X哥哥,你的商品已经快递”,图片中就是快递的发货单。

  从九儿的微信朋友圈可以看出,她是从一年前开始销售性药的,并且也就是从那时起,九儿就开始了每天建微信群播放淫秽视频。

  记者试着与九儿聊天,但九儿始终不回复任何信息,只有当记者询问其所销售的性药功效和价格时,她才会回答与之相关的问题。

  也许是因为记者向九儿询问过产品的问题,所以在次日下午,九儿在组建了新的福利群后,主动的把记者拉进了群,并在对话中问记者:“哥哥今天下单(购买其商品)吗?”

  原来,每天拉什么样的人进入微信群,都是九儿来审查,如果是潜在的购买商品的客户,就拉进群里,如果不是,则不会再拉进群了。

  2017年12月8日,看法新闻记者将这一线索提供给了重庆涪陵警方,随即该局组成了由网络安全支队、刑侦支队、特警支队等多警种组成的“1208联合专案组”,对这一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的案件线日起,警方首先派遣了一名卧底进入了九儿每天所组建的微信群,每天晚上都用录像的方式把微信群里的一举一动全部拍摄下来,包括所有进入微信群内的人员也都被侦查员以相同的方式固定了证据。

  另一组侦查员则通过技术手段开始查询群主九儿和“发片手”的真实身份和背景资料,九儿的真实姓名为梁某某,是四川省资阳市人。通过查询侦查员发现,九儿和“发片手”的IP地址始终在一起,并且先后在四川省乐至县及重庆市大足区等多个地区登录互联网,因此警方判断九儿和发片手就是同一个人。

  就在警方侦查期间,警方的卧底也与九儿添加了微信好友。值得一提的是,警方的卧底所遇到的情况和记者遇到的情况基本一致,只要是提及购买九儿的商品,对方立刻有问必答,但一谈论其他话题,九儿便不会回复任何信息。

  经过警方分析判断,九儿的头像和朋友圈里的照片并非是她本人,因此警方调整了抓捕方案,不管是谁拿着微信名称为“九儿”的手机,那么就一定是案件的嫌疑人。

  在前期侦查中警方发现,嫌疑人梁某某有个7岁的儿子,为了不让抓捕其父母的行为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留下阴影,警方特地选出年轻女警,随身携带棒棒糖及小玩具参与抓捕。同时,对梁某某抓捕时,警方还邀请参战干警不要当着孩子的面戴,也不要当着孩子的面高声说话。只要嫌疑人不拒捕,不可以有过激的抓捕动作。控制住嫌疑人后进行搜查时,也要由女警将孩子抱离现场,再按照程序开展下一步工作。

  几名便衣民警先假装食客走进了小饭馆进行暗中辨认,此时小饭馆里只有一对夫妇和一个伙计,三个人正在算账。在确定了“九儿”梁某某就在饭馆之后,警方立刻展开了抓捕。

  面对突如其来的抓捕,“九儿”梁某某显得颇为紧张,她摆在桌子上的四部手机被警方全部控制,并且顺利的从中找到了名为“九儿”的微信号。

  就在警方现场检查时,另一个被遗弃在了桌子上的手机引起了警方的注意,梁某某否认那个手机是自己的,而九儿的丈夫也不认识那个手机。最后,饭馆的小伙计吕某承认了那个手机是自己的。

  警方要求吕某打开手机的密码锁,那个他始终不配合,无奈之下警方只好把他一起带回局里做进一步审查。

  在返回的路上,吕某始终不开口说话,直到即将到达公安局的时候吕某才突然开口:“你们想问什么?我都说。”

  吕某:“就是刚才被你们抓的那个梁某某,那个小饭馆是她们两口子开的,我就是个打工的。她卖性保健品,建群发视频,我也跟着一起做。”

  “九儿”梁某某被带回后,警方一面开始对她的审讯,一面开始动用技术手段开始全面梳理她手机里的信息。

  在梁某某手机里有一个“公司年会群”,警方进入年会群后发现,来自全国的百余名参与者和梁某某所使用的头像一样,都是一个年轻漂亮的美女。

  同时,警方还从这个微信群里获得了重要的信息,参与者都在代理销售同一款性保健品,该保健品的总公司在浙江省宁波市。

  随着对梁某某审讯的深入,她的心理防线开始崩溃,据她交代,自己是在弟妹邓某的带领下开始做微商的,邓某是该保健品四川省的总代理,同时还教她如何组建微信群及传播淫秽视频。

  梁某某同时还指认,她们所代理产品的老板是一个宁波人,名叫吴某某,而那个全国所有微商都使用的头像,则是一个在湖南的微商,网名为“粉红姐姐”。由于“粉红姐姐”长得漂亮,为了让所有的客户对微商有好感,公司要求全国的微商都要用“粉红姐姐”的头像。当然,此举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为了逃避打击,一旦哪个地区的微商因为播放淫秽视频出事,警方会被美女头像所迷惑,而那个躲在美女头像后面的微商,甚至还有可能是个男人。

  就在此时,涪陵警方的“六侦合一”发挥了巨大的作用。所谓六侦合一指的就是警方的网络侦查、技术侦查、刑事侦查、图像侦查、情报侦查和经济侦查六大警种合并到一起,同时为案件提供信息和情报支持。

  通过六侦合一的手段,专案组很快掌握了分散于全国各地的数十名微商的动向,发现那几十名微商都在采用相同的手段组建微信群,都在群里传播淫秽视频,这为确定这是一起有组织的网络犯罪奠定了基础。

  原来,身在宁波的老板吴某某曾经对所有的销售人员进行“指导”,“指导”是在微信群里进行的,吴某某说:“你们(全国的微商)每天放片(传播淫秽视频)不要放得太多,每天要控制在20条以内,多了会被腾讯公司发现,会封闭你们建的微信群。”

  就在警方锁定了宁波公司及该公司的法人吴某某之后,警方开始了对所有微商所使用的头像的主人展开了调查。

  随着调查的深入,侦查员们发现,这个粉红姐姐和她的丈夫李某一起经营着一家名为“粉红商贸有限公司”,而李某本人也在采取建群发布淫秽视频的方式销售性保健品。

  据已经被抓获的吕某交代,在四川一代的微商并不是通过组建微信群的方式获得淫秽视频的来源,四川的微商获得淫秽视频是来源于一个米聊APP里的聊天群。

  在吕某的协助下,警方进入了米聊平台里的若干个聊天群,果然这些聊天群里在24小时不停的上传淫秽视频。

  就像吕某交代的那样,这些聊天群里的参与者也都在使用“粉红姐姐”的头像,从个人资料来看,都是在销售同一款性保健品。

  警方试着加了其中一个微商为好友,果然,那名微商也在以组建微信群的方式传播这淫秽视频,为其销售性保健品拉客源,随即这些在米聊群里的微商也全部被列为调查对象。

  2018年1月中旬,警方的三路摸排小组悄然来到了浙江宁波、湖南长沙和四川乐至,在当地警方的协助下,开始了对已经确定的案件主要嫌疑人和骨干成员进行前期的调查摸排工作、

  1月29日,涪陵公安局抽调了数十名侦查员组成的抓捕组分赴三地,准备对三地的19名嫌疑人进行抓捕。

  警方首先敲开了宁波公司老总吴某某的家门,面对突然上门的,吴某某显得颇为镇定,配合完成了搜查取证等全部工作。而身在湖南“粉红姐姐”朱某某则在突然上门时显得颇为的慌张,手机及电脑迅速被查扣。

  截止到1月31日下午,警方的三路抓捕组一共抓捕到公司管理层及各省的骨干人员17人,另有两人被警方取保候审。

  在网络上搜索吴某某的名字,会有多篇媒体对他的报道,很多报道的标题都把他定位为“用品行业的领跑者”。

  据报道显示,吴某某出生于1984年,中专毕业后开始从事用品的网络销售,曾经创造过年销售收入超过六百万的神话。目前他们公司主要做“代发”,就是找人做加盟。截止到2014年时,已经有300多个网店与吴某某签订了加盟合同。

  据涪陵区公安局网安支队副支队长胡劲松介绍,在被警方控制后,吴某某始终认为警方并未掌握他涉嫌犯罪的证据,并且主动要求警方审讯他。

  胡劲松支队长介绍说,吴某某要求警方审讯自己,实际上就是想通过讯问来判断警方到底掌握了多少证据。

  警方并没有急于审讯吴某某,而他则试探起了警方,询问看守他的“是否因为公司下属的微商有播放淫秽视频等违法销售的行为”才会牵连到自己,并一再否认自己对于微商的这种销售模式知情。

  当警方播放了他在微信群里指导微商如何逃避打击的音频后,吴某某才放弃了抵抗,如实供述了自己涉嫌犯罪的行为。

首页 | 新闻聚焦 | 城市报道 | 理财投资 | 休闲娱乐 | 行业热点 | 购物消费 | 旅游资讯 | 科技创新 | 商务营销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0 泗县信息港 www.sixianren.net 版权所有 业务QQ:121390454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

电脑版 | wap